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原创】该死的蚊子  

2014-08-07 07:32:0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在上海过夏天,感觉比九江要舒服多了,天气没有那么热,时不时有台风光顾,给炎炎的夏日带来阵阵凉意。只是这蚊子似乎比九江要多,无论是在小区还是在马路上冷不丁就给这讨厌的蚊子给叮上了,等你发现了,这该死的蚊子早就吸饱了血飞走了,留下得只是一个让人痒痒的红红的包块,于是狠不得把那包块给抓平了。

这么多白天出来吸血的蚊子,并且发生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这倒让我始料未及。在我的印象中六十年代初期,上海的里弄就已有周四傍晚大扫除烟熏蚊子的习惯了。如今虽然没有了此项活动,可小区的环境和马路上的清洁程度都远远好于六、七十年代,怎么蚊子反倒多了起来,让人不可思议。莫非上海今年的夏天特殊?抑或是小区的绿花太多所造成的?

说到蚊子,相信会有许多人对它狠之入骨。它不仅骚扰人们的正常生活,还给人类带来了疾病。比如丝虫病、疟疾、登革热、乙型脑炎、黄热病等,这些疾病都是通过蚊子传染的。在鲤鱼洲下放的四年中,我就被感染上了疟疾。相信在鲤鱼洲的知青中,十有八九都得过疟疾,有的还不止一次,那种滋味到现在仍然记忆犹新。只可惜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这疟疾就是由蚊子传染的,也不知道治疗疟疾要有规定的方法和疗程。现在想想鲤鱼洲那一望无际的水稻田不正是传播疟疾的蚊种“中华按蚊”的良好滋生地吗!(中华按蚊也称稻田型蚊子)连队里只要有一个人得了疟疾,过不了多久就会出现一大批,再加上治疗不彻底,时不时会复发。卫生知识的缺乏使我们这些知青吃了不少苦头。

现在时不时地给蚊子叮上一口,让人又痒又痛只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担心又会感染上什么疾病,那将是大大的倒霉。为此我对这些蚊子是深恶痛绝,在家里只要蚊子出现在我的视觉范围,我都会想尽办法将其消灭。而在路上被咬也要设法将那可恶的蚊子绳之以法。当然我也会注意看一下吸我血或被我打死的蚊子是什么蚊种,这大概是出之我的职业习惯,毕竟我与蚊子打了二十年的交道。

那么出现在小区和自家屋内的蚊子都有那些呢?据我观察通常有两种。发现最多的是那些黑黑的小蚊子,这种蚊子是“伊蚊”,它会悄无声息地叮在你的身上,等你发现了它已经吸饱血飞走了。在我的印象中这种白天出来吸血的伊蚊要么是“埃及伊蚊”、要么是“白纹伊蚊”。而“埃及伊蚊”应该在福建、广东、海南等地的南方,怎么跑到上海来了。莫非“埃及伊蚊”也像农民工一样喜欢上了上海,千里迢迢来到上海讨生活,并赖在上海不走了?要是这样的话上海人实在太好了,爱的付出惠及到蚊子身上了。如果是“白纹伊蚊”,那应该是花蚊子,体形比现在的黑蚊子要稍大些,属中等体形。说它是花蚊子是因为它的两只长脚上黑白花纹特别明显。这种蚊子无论白天还是夜晚都会吸血,是传播登革热、乙型脑炎的罪魁祸首。这种蚊子在竹林里特多,因此有竹林的地方最好不要钻进去。言归正传,那既不是“埃及伊蚊”又不像白纹伊蚊的蚊子到底是什么蚊子呢,莫非是新的伊蚊变种?或许只是刚刚羽化(由蛹变成蚊子叫羽化)出来的“白纹伊蚊”?只可惜,我那鉴定蚊子的书在九江没有带在身边,要不然非弄它个水落石出不可。无独有偶,我在上海植物园还正打死过一只正在吸食我血的白纹伊蚊,两只长脚上黑白花纹特别明显,个子也比黑黑的小蚊子略大。这才让我坚定了这些小黑蚊就是刚刚羽化出来的“白纹伊蚊”的想法。

在家里还发现过“中华按蚊”,是按蚊属中的一种,通常我们把按蚊属的所有蚊子称为疟蚊,因为只有这种蚊子才会传播疟疾。“中华按蚊”体形中等,看上去与其它蚊种不同,它的翅膀是花的,嘴与身体成一线。因此常有人将这种蚊子叫尖头蚊子,如果它停在墙上的话会与墙面形成一个直角。如果它停在天花板上,远远看去就像一小块蜘蛛网吊在天花板上一般,难以被人发现。我在家里打死的那只中华按蚊就是用嘴吊在天花板上。当时我用一块打湿的抹布对准蚊子扔了上去,可惜没打中,反而惊动了蚊子,飞了起来。我就盯着它的飞行方向,等到它降低高度时迅速出击,将它打死。这种蚊子白天不出来吸血,只在傍晚后开始攻击人类或动物。

让人疑惑的是数量众多,也是最常见的“库蚊”在上海却没有发现。这倒与九江不一样,在九江到处是“致倦库蚊”,“白纹伊蚊”反而少见。莫非这些“库蚊”已在上海早期的“除四害”运动中被灭绝了?

以上三种种蚊子正好属于三个不同的属,我把它们称为“三个代表”,分别代表了三个不同属的蚊种。

前不久的一个下午,雷阵雨刚过,天气凉爽,于是就想到植物园转转。我知道这雨后植物园的蚊子肯定很多,为此我随身带了瓶枫油精,以便到植物园后在脚上、手上涂上一点来驱赶蚊子。从小区一路走来就被那该死的蚊子叮上了,我居然没有发现,待走到植物园时腿上已出现好几个小包块,奇痒难忍,于是拿出枫油精在包块上涂了起来。

正如我所料,雨后的植物园蚊子出奇地多,刚涂好枫油精的双腿居然没能让蚊子退避三舍,仍然紧随着我,围着我的双腿不停地飞舞。我想这些蚊子肯定是饿极了,好容易来了一个喂血的,启有放弃之理!心想“不怕死的你们就来把,看我怎么收拾”。没多久,真有不怕死的蚊子叮上了我的腿,又是一个黑黑小小的蚊子,我亳不客气地举手拍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蚊子的尸体留在了我的脚上。你还别说,这植物园不怕死的蚊子还真不少,短短十几分钟,五六个蚊子已死在我的腿上了。原打算到荷花池去观荷,可一想到这些不怕死的蚊子就心有余悸。谁还会有心情去赏荷啊!就连草丛边都不敢接近。甚至走路也只挑大路而走,真是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对于这群不怕死的蚊子,人类显得那样的渺小。今夏的蚊子超多,还望大家多多注意!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