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原创】行将消失的上海话  

2013-10-30 14:16:12|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堂堂一个国际大都市却没能将上海话流传开来,相反如今的上海年青人能说上地道上海话的却寥寥无几,上海话面临着退出上海的危险。说来也怪,在人人都向往的上海并不以说上海话为荣,相反很多外地人对上海话有莫名的偏见和排斥,这让我百思不解。东北人可以讲东北话,山东人可以讲山东话、河南人可以讲河南话,就连北京人也可以讲北京话,唯独上海人不能讲上海话。让我不明白的是:为何有那么多人会对上海话反感而要口诛笔伐之,难道上海话不好听?难懂?要这样说的话,那我们刚下放到鲤鱼洲时对南昌话也是一句也听不懂,可并没有让南昌人不要讲南昌话啊!况且再难懂的上海话也比不上浙江温州话难懂,比不上广东话难懂吧。在改革开放初期无论男女老少都以能说上几句广东话为骄傲,广东话还堂而皇之地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而相比之下上海话却没有那么幸运,不但上不了央视春晚,就连上海人在上海讲上海话都要被责难,真是匪夷所思。

 

上海人在上海不能讲上海话,你信吗?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的的确确让我给碰上了。那是七年前,我与妻子回上海过年,到一家大型超市购物,妻子用上海话向一超市服务员打听某化妆品在那边货架上。服务员看了妻子一眼并不作声,妻子以为服务员没听见就又问了一句。这下服务员可不奈烦了,板着脸冲着妻子大嚷:“说普通话!”,一付欠她多还她少的样子。我听后目瞪口呆,楞了一下,心想怎么会有这样的服务员。原来这位服务员听不懂上海话,可也不用这么凶啊,可以好好地与我们说啊。妻子被她的说话语气和态度激怒了,一脸胀得通红,购买的欲望顿失,可还是忍了下来,小声嘟嚷着说“上海话都听不懂还来上海当服务员”边说边离开了。然而妻子的那口气还没顺过来,边走边对我说:“这算什么事,我们是上海人,在上海的商场买东西却不能讲上海话,天地下那有这样的道理”。这就是上海,一个海纳百川的地方,一个可以讲任何外来语的大都市,却容不下上海人讲上海话。也许你们会说这件事只是个个案并不能代表什么,然而我却认为从这件事上表现出的潜台词是:上海话遭到了严重的区别对待和不公正的待遇。试想如果这位服务员在广州遇上这样的事她会说这样的话吗?恐怕会为自己听不懂广州话而羞愧!

我不知道外地人对上海人的反感始于何年。不过在我们小的时候(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不会讲上海话确实是让人看不起的。在弄堂里时常会听到这样的儿歌:“乡下人到上海,上海闲话讲不来,咪西咪西炒咸菜”。这首儿歌倒并不是瞧不起乡下人,而是瞧不起不会讲上海话的上海人。那时的上海,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大都以上海话为主,那怕在学校里上课,老师也都会用上海给我们上课,特别是当时的中学老师,讲课基本上都是上海话。这对一个刚刚来上海工作生活的外地人来说确实有点不习惯。好在当时的政府部门已经意识到了这个现象,提倡要在学校里讲普通话。于是市教育局提出:在学校,无论老师、学生一律要讲普通话的倡议。从那之后,小学校园里的上海话渐渐消失了。而中学的校园里却并没有完全消失,毕竟中学生的语言习惯已经成型,要想改过来有一定的难度。不管怎样,我们上海人还是为外来人着想的,生怕外来人听不懂上海话。

在学习知识的学校里提倡讲普通话一点都不为过,因而得到众多家长的支持。可到了中学正好碰上文化大革命,就再也不提在学校讲普通话的事了。那时的中学生普遍称呼中学老师为“先生”,主要是与小学教师相区别,而先生给我们上课大多是用上海话讲的。记得教我们语文的先生名叫杜利权,一次在上课时提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他将“二次世界大战”用上海话讲就成了“猴子世界大战”,讲得我们哄堂大笑。可见那时的上海话已根深蒂固地在上海人的心中,也左右着我们这群出生在五六十年代的上海娃娃的语言。因此现在上了五十岁以上的上海人都会讲流利的上海话。

现如今,上海话在上海年青人群中却成了稀有语种,许多学龄儿童和青少年已经无法全部使用上海话和他人沟通,更多的则是洋泾浜的上海话,有的干脆完全不会讲。更有意思的是一些公司职员将上海话翻译成普通话来讲,如把“老皮宜”读成“老便宜”;把“绳汰皮”读成“顺大便”;将“戆大”读成“港都”,让人听了啼笑皆非。

现在的上海无论你走到那里都会听到发“wu”音的“我”字和将“勒腊”(上海话“在”的意思)说成“立该”的声音。就连电视节目主持人也时不时发这样的音,让人直摇头,还不如不讲。由此可见上海话的处境极为严峻,很有可能上海话将会是中国主要方言中最早消失的一个。在这种背景下,一些上海有识之士呼吁救救上海话,提出要对上海话进行保护,我举双手赞成。因为再不出手救上海话,恐怕满大街都是发“wu”音和“立该”的声音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