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原创】 一段刻骨铭心的自然灾害  

2013-01-15 10:13:21|  分类: 儿时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2的电影引出了鲜为人知的河南大灾荒的热议。然,共和国成立后的1959年到1961年,中国大地经历了大范围的饥荒。吃草根树皮、吃观音土,这种只有在电影中才能见到的场面,在广大农村的每一个角落上演着。据资料记载:1958年7月中旬,粮食主产区的河南,因黄河中游发生了自1919年以来最大的洪水,洪峰流量达每秒22300立方米。仅山东、河南两省的黄河滩区和东平湖湖区,淹没村庄1708个、耕地304万亩、倒塌房屋30万间,灾民74万人。1959年7月,长江流域发洪水,因水淹和歉收所带来的饥荒,直接导致两百万人的死亡,被列为二十世纪十大灾害第七名。1960年,中国55%的耕地遭受干旱,其中60%的耕地根本就没有降雨。灾害导致1959年全国粮食产量较1958年下降15%,1960年又在此基础上再下降15%。粮食、棉花产量跌落到1951年的水平。再加上苏联的毁约和逼债,以及仍然坚持对外援助,大量输出粮食的方针,成就了这场大灾难,史称“三年自然灾害”。

 

1960年是我上小学一年级的年龄,那时人民公社的一大二公已延伸到了上海。政府要求所有的市民在工作、学习期间都要在食堂吃饭,美其名曰解放下厨劳动力,吃“大锅饭”。为此政府突击在居委会新建了一批食堂。当时我们一家六口,父母亲都在单位食堂吃饭,而我们姐弟四人则在居委会食堂吃饭,一天三餐,餐餐如此。如果不在食堂吃,则居委会主任就会上门做思想工作,直到你去食堂吃饭为止。

那是我第一次在食堂吃饭,记得我当时的定量大约是每个月16斤,而父母亲则规定我们每餐最多只能吃二两,大人小孩一视同仁。拿现在的眼光来看,一个月16斤米,似乎足够了。然,当时的情况则不同,主要是肚子里没有油水,食堂的大锅菜基本上是红锅炒的,见不到半点油花。二两米饭打在碗里也就是一小碗,(估计食堂揩了我们的油水)三口两口就下肚了,根本就吃不饱,完了只能用舌头将饭碗舔上一遍,希望通过此举来获取些许油水。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同桌还在吃饭的人,恋恋不舍地离开座位;有时还会把掉在桌子缝隙内的米粒挑出来吃掉。有人可能会说:你傻啊!不会多买一点。确实有几次真想拿饭菜票再买一次,可这样的话将会饿上一餐,因为饭菜票都是算好的,即便自己不饿,家人也会因此而受影响,不敢冒然行事。

人在饥饿的时候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就像电影“1942”所表现的那样。没有尝到饥饿的人是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来,也体会不到。前不久我在《精品世界》的圈子里正好看到博主大漠独行的散文“饥饿随想”,他在博文中提到:一旦人在饥饿当中就会感慨于:“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蝉腹龟肠”、“号寒啼饥”、“饥火烧肠”。我们当时还小,并没有那么多的联想,只是感到饿!要知道那时正是我们长身体的年龄,因此最大的愿望就是能饱饱地吃上一餐。

然而就是这样简单的一个愿望,却被当时的政策制定者们所扼杀。让我困惑的是农村吃大锅饭体现的是一大二公,体现的是共产主义。可像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也搞个“大锅饭”,“大食堂”能体现什么呢?吃得还是各人化钱、化粮票买的定量。如果不吃食堂,兴许我们还能吃饱些,毕竟自己家里做的饭放在一起吃,我们几兄弟都能吃饱。于是期盼能全家在家里开一次伙,那怕每周一次。这样的期盼在别的家庭应该不是件难事,然我家却难了,因为父亲的厂休是周五,而母亲的服务行业工作,休息日是轮休在周一。有好几次母亲为了能在家里做上一餐饭与工友调休到周五或周日。每到那时是我们兄弟几个最高兴的日子,意味着我们不用到食堂去吃饭了。好在上海这样的“大食堂”没几个月就销声匿迹了。

三年自然灾害导致市场的物资极度匮乏,特别是农副产品。试想在农村,连人都吃草根树皮了,鸡、鸭、猪、牛吃什么?从1959年起,上海市场的禽、蛋甚至蔬菜供应都采取按户凭证定量供应的办法。1960年,由于货源仍然不足,不得不取消定量供应。市场里的畜、禽已难觅踪影,农副产品价格也一路飞涨。记得当时一个鸡蛋是5毛钱,一个水晶包子也是5毛钱,都涨了近十倍。这对每人一个月生活费不足十元的我们来说,能吃上一个鸡蛋或一个水晶包子就很奢侈了。即便是这样的价格,有时有钱也未必能买到。

定量的下调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又一举措。由于粮食供应紧张,特别是大米供应得不到保证,为此不能完全按定量标准供给。上海居民的定量普遍下调,并必须按比例购买一定数量面粉。这还不算,能用来填饱肚子的食物通通计入定量的范畴。于是红薯被纳入定量,被拉到粮店购买,规定一斤粮票可买7斤红薯,每斤只须3分钱。为了能填饱肚子,居民们纷纷到粮店抢购红薯,毕竟红薯还是上海人比较喜欢吃的食品。特别是我们兄弟几个都喜爱红薯,无论是生吃还是煮熟着吃,从没厌过。如此价廉物美的食物,肯定得到上海人的青睐。因此只要红薯一到,居民们就排着长长的队伍购买,热闹景象不亚于过年买年货。

面粉对南方人来说并不喜爱,为了消耗掉这些面粉,母亲可动了不少的脑筋。面粉最简单的吃法就是做成疙瘩汤,如果不是时间紧迫谁都不会选择将面粉做成这种方式来吃,因为实在难吃。于是面条、面片成为我们面粉经常吃的方式。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会将面粉做成一张张薄饼,卷上各式菜肴,是当时我们家的最爱。每当做面食时,我们全家几乎一起上,揉面、擀皮、烙饼忙得不亦乐乎。我现在包饺子,做馄饨的手艺就是在当时学做的。

南瓜也成了我们填饱肚子的有效食物。为了使南瓜好吃,我们将南瓜去皮后上蒸笼蒸熟,再将蒸熟的南瓜揉进面粉内,放上鲜酵母让它发面,再将发面做成馒头。这样蒸出来的馒头颜色特别好看,并有甜甜的南瓜味。有时也将发好的南瓜面做成饼,在锅内烤熟,即香又甜,这大概是最早的南瓜馒头和南瓜饼了。

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荤菜是极少见的,对腹中饥饿或油水不足的人来说,肥猪肉是极富有吸引力的。难得买一次猪肉,大家都抢着要肥的,只可惜当时的猪却肥肉少,瘦肉多。那是一个全民渴望肥肉的时代,肥肉也成为餐桌上求之不得的美食。真因为如此,当时把好的工作、好的职位都形容为人人争抢的肥肉,直到现在人们还在引用。

有一年冬天,宁波老家来了一位亲戚,带了一箱鸡蛋,让我们一家喜出望外。我打开外包装一看:一个铁皮罐子,在打开盖子的一瞬间,一阵清香扑鼻而来,原来是一罐散发出米香的粗糠,再细打量发现在粗糠中露出点点鸡蛋的身影。老家亲戚告诉我们说,这是带给父亲药用的鸡蛋,有50来个。原来父亲患有肺结核,听说用童子尿泡鸡蛋能根除,就想一试。然而此时的上海市场上根本就买不到鸡蛋,于是就托宁波老家亲戚找了些带了。那个年代能有50来个鸡蛋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老家的亲戚可能也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这些鸡蛋的。

从那以后我家两位弟弟的尿,就拉在陶罐里了。母亲将50来个鸡蛋分成两批放进陶罐里,弟弟们要拉尿了就将陶罐里原先的尿倒掉,再拉进陶罐里。鸡蛋在童尿中浸上一周以上,就可开始吃了。父亲下班回家后就从陶罐里取出一枚,放在炉堂下的煤灰中,把鸡蛋煨熟。每当烤熟的鸡蛋发出阵阵香味时总会让人口涎三尺。那种诱惑使人难以抗拒,可毕竟那是父亲的“药”,我们兄弟几个谁也没碰。不知是父亲肺结核原本就不重,还是“童子蛋”真的对肺结核有效,反正父亲在吃完50来个“童子蛋”后,病居然好了。

“童子蛋”治病在浙江农村一直流传着。《本草纲目》有对童子尿的描述:“人尿为轮回酒、还元汤,童男者尤良,味咸,无毒。童子尿清热、性偏凉,主治寒热头痛、温气、症积满腹,明目益声、润肌肤、利大肠,去咳嗽肺痨,止劳渴、润心肺、止吐血鼻衄,治难产、胎衣不下和蛇犬咬伤等。”对于童子尿能有这么多的功效,我不敢苟同,但人尿是无菌的。

记得我们在学医的时候,班上的一位女同学每次拉尿都拉在她用来吃饭的大搪瓷杯中,再倒入厕所中。这一秘密还是她们同寝室的女同学们发现的,每当该女生上厕所时总会带上她用来吃饭的大搪瓷杯,让同寝室的女同学们觉得怪怪的,于是跟踪才发现的。也许该名女生是想知道自己尿出的尿是否健康,而将尿拉在大搪瓷杯中是最好的观测方法。如果是这样,我不得不承认,她的举动虽说让人不可思议,但却是个聪明的做法。

三年自然灾害,真正造成灾难的因素,恐怕还是政策本身。1958年,老毛提出一年粮食增加一倍的口号。为了迎合主席提出的翻番,各级干部严重夸大、虚报粮食产量。就连人民日报也加入“浮夸风”行列,大肆宣传莫须有的粮食高产。于是一颗颗卫星被放上了天空,各级官僚们极大欢喜。让这些官僚们始料不及的是,粮食征收是按上报产量的比例实施的。上交公粮数增加,留给当地农民口粮和种子粮就减少了。由于施行统购统销的政策,农民自己的口粮、种子、饲料全部交由人民公社的公共大食堂,农民家里不能储粮。不需交钱就可放开肚子吃的公共大食堂承担了大灾难的助推剂,从而导致饥荒的发生。真是一场人间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