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从派饭到饭局的演变  

2012-08-02 08:22:06|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中央直属机关公布了“三公”经费的支出清单,其中公务接待经费约占15%。远远超出了1998年5月14日,我国财政部出台的行政事业单位公务接待费:“不得超过当年单位预算中公务费的2%”的标准。中央直属机关尚且如此更何况基层单位,要知道越到基层,公务接待费用越高。那是因为上面千条线,下面线千条,任何事情最后落脚点都在基层。因此基层的公务接待费用基本上占“三公”经费的20-25%,甚至更高。特别是最近这几年公务接待费几乎每年翻番。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公务接待费用的大幅度上升呢?也许我的切身经历可以说明一二。

 

1975年从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辖区市一家事业单位工作,那时全国实行统一工资制,无论你在北上广还是在内地;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乡镇都是一样的工资。记得那年我的工资是每月34.5元。工资不算高但物价还是蛮便宜的,一个人的生活绰绰有余。

在辖区市工作经常要到所辖县区基层单位指导工作,有时还要下到乡村,出差是免不了的。由于当时交通多有不便,到最远的县区坐汽车要11个小时,而且一路土路,颠簸的十分利害。待汽车到了目的地,我们的骨架差不多都颠散了,灰头土脸地从汽车里钻出来就赶快找一家招待所住下,第二天才到当地单位工作。在此期间住宿吃饭都是自己掏钱,而单位每天给我们的补助金是每天4角,住宿费是每天不超过5元。

当时接待我们的单位不会陪我们吃饭,也不会为我们的食宿埋单。如果工作需要到乡到村,回不了县城吃饭,通常村干部会安排我们吃“派饭”。

什么是“派饭”?我第一次听到派饭也觉得好玩。原来当时村里是没有饭店的,来的客人就有村干部领着到村民家里去吃,我们每人只需付给主人四两粮票和1角5分钱。由于当时农村现金收入主要靠村民家里的鸡蛋或蔬菜换一点,但粮票则没地方可获得,如果没有粮票村民进城是买不到任何糕点的。就这一点而言村民很乐意为我们做饭,有时还抢着要求村干部把我们领到他们家去。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抢夺的场面村干部就想出了挨家挨户轮流的办法,这就是派饭的来由。

说到派饭那是七十年代农村所特有的现象。干部到乡村蹲点指导工作或调查研究都是吃住在村民家的,由村干部安排到那家,不到那家。时间长了也就有了一整套吃派饭的措施和办法,如能安排吃派饭的家庭必须相对干净卫生;有相应的条件等。

我很愿意吃派饭,那是因为村民都会把家中最好的食物拿出来给我们吃,就像招待客人一样,而各家的食物又不尽相同,即便是相同的食物也因烹饪方法不同而使菜肴的味道大不相同。那种带有稻草香味的米饭和菜肴让人胃口大开,而派饭的主人看到我们吃的津津有味也会喜笑颜开,特别是在收到我们给他们的为数不多的饭钱和粮票时的那种喜悦心情。

由于吃住都是自己掏钱,那时的基层单位应该没有公务接待费用。

八十年代初期,我的工资由34.5元增加到42元。基层单位开始有了食堂,我们这些出差的就在基层单位食堂里吃饭,有时基层单位领导见我们吃的简单就会给我们加上一、二个菜,而加的菜无须我们掏钱。

再往后吃饭就由基层单位安排了,待出差结束了再交饭钱,每人每天1元,1斤2两粮票。出差补助金也由原来的4角调整到6角后来又调整到8角。那时吃饭付钱是理所当然的事谁也不会白吃。

记得当时我们单位有位同事到基层单位出差没有付饭钱,不知是忘了呢还是闹矛盾故意不付,我们不得而知。后来基层单位领导将此事反映到我们单位领导那里。结果那位同事在全体职工大会上遭领导点名批评,说“还没到共产主义了就想吃饭不交钱”。

虽说吃饭还是交了钱,但多余的钱则由基层单位从公务费中支出了。我想从那时开始就有了公务接待费用。

八十年代中期,进行了第一次工资调整,月收入达100多元。出差补助也从每天的8角提高到1.5元。我们到基层单位出差再也不用自己找住的和吃的地方,全部由基层单位负责安排。有时接待单位具体负责人还会陪同我们一起吃饭。当时招待吃饭盛行“四菜一汤”,由于饭钱已超出我们出差补助的两到三倍,因此饭钱开始象征性地收一点,按每人每天2元,1斤2两粮票收取。

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深入,我们到基层吃饭的规格也从先前的“四菜一汤”增加到“八菜一汤”,陪同我们吃饭的人也由原来的1到2人增加到5-8人。而象征性的收取每人每天2元的伙食费也随之取消了,因为收这2元钱已完全失去了意义,还落了个收钱的名声。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说吃饭那能不交钱呢!因此每当完成工作要打道回府时总会说上一句“算一下饭钱”而对方总是客气地说“算了吧,下次再说”。久而久之待要打道回府时竟连“算一下饭钱”这样的话也不说了,心安理得地走了。

从九十年代开始我们出差的补助标准也在慢慢地提高,住宿费从每天的5元提高到10元、15元和20元;误餐补助也由原来的1.5元提高到2.4元、5元和8元。1993年国家取消了粮票,从那一年起只要到基层单位出差,食宿顺理成章地由基层单位负责,基层单位安排在那里吃;那里住都不用我们操心。条件好一点的单位就会安排好一点的吃、住;条件差一点的就安排差一点的吃、住。而我们只需临走时付上我们能报销的住宿费,剩下的全由基层单位埋单。这些钱就成了公务接待费用。不过基层单位也有自己的接待标准,把我们这些下来工作的同事按检查指导、督导评比、考核验收分成三六九等,并按不同的标准接待。当然这里面也有人情和身份的关系,交情好的身份高的也会安排好一点。

2000年以后全国各地旅店业迅速发展,住宿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住宿费也水涨船高。而我们的住宿标准至今仍停留在每人每天20元,出差补助每天8元。显然20元的住宿费到任何地方都住不到。可基层单位还得去,工作还得做,这些不能报销的部分自然就转嫁到基层单位的公务接待中。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按每天20元的住宿费开出来回单位报销,随着住宿档次的提高住宿费用的增加,20元连住宿费的零头都不够,最后索性连20元的住宿费都不开了,全部由基层单位在公务接待中支出。而吃饭也由先前的桌饭慢慢演变成了饭局,特别是工作结束后的最后一餐一定是个饭局。

据说“饭局”这一词起源于宋代,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与吃饭不同饭局则有太多的讲究,这是因为饭局的目的不在吃上,而是为了达成某项协议或完成某个愿望。饭局上可以没有饭,但必须要有酒,不然怎么叫饭局呢。

由于我工作上的原因,参加过大大小小的饭局不计其数。但基层单位为我设的饭局只有两次:一次是由我率队到某基层单位进行消除某项疾病的考核验收,考核通过后由基层单位设的饭局;另一次也是由我率队到某县进行创建卫生城的验收,由该县政府设的饭局。每次饭局陪同的人数远远超过宾客人数,说是中国人重感情讲礼仪,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周到,于是认识的与不认识的会一个一个地过来与你敬酒说一些感谢的话,让你大口大口的喝酒。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你也要一个一个地去回敬。一圈下来再大的酒量你也得醉。好在我酒量小是出了名的他们也就没为难我。

就这样“派饭”慢慢演变成了饭局;自费吃饭演变成了免费吃饭。尽管还没到共产主义可到基层单位出差,吃饭真的不用交钱。同理基层单位到上级单位来办事,吃饭也同样不用交钱。有人可能会问这样你来我往的不就增加了单位的负担,单位能同意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吃的是公款,不吃白不吃。道理很简单如果没有你来我往,那些陪酒员不就要失业了么?而那些无事可做整天以接待上级领导干部的班干部们吃什么?又怎样来体现单位间的热情好客。

通常情况下,上级接受下级接待,是体现权威、尊严的标志。领导干部是很好面子的,如果到下面检查工作,下级连一桌像样的饭菜都没有,有时心里确实感到不愉快。我也曾带队到基层进行过检查、考核。虽然我不是什么领导干部,我也没有什么架子,但作为队长,你代表的是上级单位,你就必须要为组织检查的单位考虑:不能为单位蒙羞;为下去检查的队员们考虑:不能让队员们跟着我吃亏;为自己考虑:不能让被检查单位觉得我很无能、很没面子。这种心态我想每位带队下去的领导都会存在,因此就任由接待单位安排了。而被检查单位在考虑接待标准时是完全按照带队领导干部的级别和检查项目的重要性来安排的。

我想这就是公务接待费居高不下的真实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