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鲜为人知的救灾队业余生活  

2012-05-02 08:02:10|  分类: 唐山救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有了网络,业余生活将告别单调;也正因为有了网络为婚外情提供了便利的条件。据调查现如今中国有近半数已婚男士有过婚外情。而在35年前男士有婚外情的则少之又少,即便有也不敢公开。我们说男士婚外情显示的是对爱情的一种渴望,从古至今只要有爱情存在,这种渴望就不可能消失,无论身在何处。在那个年代的唐山救灾现场,艰苦的条件,生活的单一以及远离亲人有寂寞,这一切恰恰成为酿制婚外情的崔化剂,在这些崔化剂的作用下有多少男士能不被左右?我们救灾队的业余生活又是如何度过的?其实被崔化剂作用的男士极其个别,我们救灾队的业余生活有着另一番的精彩。

 

在唐山救灾生活是极其单调,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救灾了。通常中午饭都回驻地吃,吃完后有个把小时的休息时间,然后继续外出工作直到做完当天的活才回驻地。刚开始的时候因为什么都新鲜再加上担心余震的发生也就不觉得单调。时间长了新鲜感就消失了,余震也不怕了。记得最大的一次余震就有5.5级,停在地上的军用卡车都会前后晃动,人站在地上也会感到明显的抖动,就像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无法站稳,而现在再也没有人去理会余震了。

每天单调的重复工作会使人产生疲劳感,总队领导似乎觉察到了这种变化,于是在完成了紧张的消毒任务之后,也就是我们到达唐山的半个多月后开始有了星期天放假的日子。

第一次在唐山休息,队员们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多日的疲劳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早就听说唐山市有一座凤凰山公园,这次的休息日目的地就是她了。吃完早饭,我和几位同事就向凤凰山出发。

凤凰山公园就在唐山市中心,我们驻地距凤凰山也就四五里路的样子,步行30分钟也就到了。据说凤凰山公园始建于1956年,是唐山市建园最早、功能设施较完备的公园,园内还设有动物园。公园总面积不足0.2平方公里,比上海中山公园略小些,主峰海拔也只有88米。凤凰山上有前后两座山峰,因此原名叫双峰山(双凤山),因前峰如凤凰展翅所以起名为凤凰山。据说山上最早有建筑物是在唐代,明朝时建有铁菩萨一尊,因此当地老百姓也叫这座山为铁菩萨山。可眼前的这座公园已面目全非了,与所有建筑物的废墟一样也都是白花花遍地的瓦砾,如果不是公园残缺的门楼,根本看不出这里是公园。

走进公园看到有几头鹿在吃草,仿佛提醒着游人这里曾经是动物园。据说公园里也养有狼等食肉动物和一些鸟类,但大部分死于地震,没死的也都跑掉了,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性格温顺的食草动物。

公园内唯一没有倒塌的建筑物就是建在凤凰山山顶上的那座八角重檐凤凰亭,通体红色的亭子与山腰周围绿色的植物在白花花的瓦砾衬托下显得十分醒目。据说从亭子上可看到唐山市区的全景,余是我们爬了上去,登上了亭子,目睹了唐山地震后的全貌:只见整个唐山城废墟一片,已找不出几幢完整的楼房,说她是座死城一点也不为过。

接下来我们去了唐山火车站、去了开滦煤矿,想亲眼看看这突如其来的地震到底给唐山造成怎样的后果。

在以后的几个星期天里队员们除了洗洗涮涮外,三五个人聚在一起或打扑克、下棋或聊天。也有人给家人写书信寄托思念之情。有时邮递员会给每个分队驻地送来一大堆报纸,里面各种各样的报纸都有: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河北日报、解放日报、参考消息等,也有江西日报,但江西日报则不太受欢迎,最热门的报纸当数参考消息,只要一来大家都抢着看。每当这个时候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毕竟有东西可看了,而且也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便纸。刚开始收到这些报纸时感觉很纳闷,我们又没有订过报纸,是不是邮递员送错了。后来才知道这些报纸都送不出去了,领导要他们往救灾队伍里送,每周送一次。

我们所在的部队几乎每周都会放一次露天电影。记得唐国强第一次主演的电影《南海风云》就是在那时看的,那首主题歌“西沙-我可爱的家乡”至今让我难以忘怀。我想每次观看露天电影就是解除疲劳的最佳方法。

部队看电影都有严格程序,首先战士们排队的位置是固定的,每人携带一个小板凳在固定的地方坐下;其次每次看电影前都要对歌,一个排,一个排地对拉,并且有专门发起人,场面之大,歌声之宏亮是当兵的一大特色。这种对歌也是部队的一大特色,通常都要持续10-20分钟;最后才看电影,待电影结束后还要有序退场。我们救灾队来了之后部队也为我们划出了一个区域,也让我们每人准备一个小板凳,也要加入到他们对歌的行列,当然我们的歌声就没他们宏亮了。几支歌下来又是鼓掌又是起哄又是唱的能不兴奋才怪呢。这是我们业余生活当中最热闹的时候。

然而更“热闹”的事还在后面。

参加救灾的队员基本上是男性为主,这在挑选队员的时候就考虑进去了,毕竟在恶劣环境中男性更能适应,相反女性则多有不便。然而也有个别分队有女性参加,而女性队员最多的是省城分队,几乎占了该队人数的一半,当然参加救灾的女性大多是半老徐娘,年轻姑娘并不多。俗话说“男女搭配,做事不累”;而在救灾队伍中这种俗话显然并不灵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女性的加入可给单调的救灾生活带来欢乐。

最开始的欢乐来至于夜晚睡觉前的聊天。由于省城分队分到的帐蓬类似于教室上课用的大帐蓬,当时考虑到省城分队人多就分给了他们,并没有考虑性别的因素。于是在一个大帐蓬中间用塑料布隔开,女性睡一边,男性睡一边。到了晚上免不了会开开玩笑,而每次玩笑的结果都以女性占上风而结束,使那些男士们再也不敢拿女士们逗乐了。

另两个有女性的分队都各只有一名女士。其中一位是我在省城读书时的同班同学,也是我们学习小组的组长,来学校之前她已经是一名共产党员了,毕业后回到家乡的防疫站工作。当总队成立炊事班后她就一直从事炒菜做饭的活一直到救灾结束。另一位女士据说当时还未结婚,这次来唐山救灾则是她们单位领导点名要来的,而她们单位的领导就是我们总队的领队。由于有总队领导的特殊关照,她们两位女士住一个帐蓬。有意思的是两位女士的帐蓬紧挨着总领队的帐蓬,而总领队的地铺也紧挨着他们单位那位女士的地铺,中间只隔着两层帐蓬布。晚上睡觉时伸一个手或一个脚到对方帐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当然这种事在当时我们并不知道,直到有一天晚上部队巡逻的士兵发现半夜三更有一对男女在帐蓬外亲热,抓了个典型才大白于天下。事后我曾问过我那位女同学,“你们在一起住了那么久,是否有所察觉”,她说“没有啊”表情也显得十分惊讶。

原来他们俩人早在单位时就有一腿。男的在单位是一把手,在救灾队所有的分队领队中数他资格最老,因此就推选他当了总领队。点名让那女孩参加救灾就是为了方便行事,谁能想还是被发现了。这种事换作现在或就算是当时,只要换一个场合,再换上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只是小三而已。男欢女爱一个有情,一个有意,即便双方都有家庭也最多是男的偷腥,女的偷欢而已,人们已见怪不怪了。但在当时那个年代却是个大事,特别是当时的救灾特定环境,以及他当时的特定身份。好在部队并没有把他俩往指挥部送,只是让我们救灾队其他领导来保释,自行处置,当然总领队是当不成了。这一幕闹的大家一阵热议,直呼丢尽了江西人的脸。

救灾结束回到省上后,单位所在地组织部门还专门成立调查组赴各地调查取证,听说最后男的还是得到了处分。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