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撒离唐山 礼遇北京  

2012-05-18 12:51:49|  分类: 唐山救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接到撒离唐山的通知后队员们无不兴高采烈,可是更让队员们激动的是我们被告知在北京将受到最高礼遇的接待。这一消息着实使全体队员热血澎湃。这最高礼遇的接待到底是怎样的接待?好奇之心由然而生。于是队员们议论纷纷:有的说无非是好吃好住;也有的说应该是到北京著名的风景点游览;更有甚者“应该是接受中央领导的接见”。所有这些想法和猜测都列举了充足的理由,似乎只有他们自己的猜测才是正确的。林林总总的猜测不胜枚举,那么真像队员们说的那样吗?这最高礼遇的接待究竟是什么? 

 

1976年9月7日经过40多天艰辛的救灾工作,终于等到了指挥部撒离唐山的通知。得知撒离消息后队员们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总算完成了救灾任务,马上就可同亲人们团聚了。队员们如释重负,喜悦和激动的心情毫不掩饰地表露在举手投足之间。

在唐山参加救灾防疫的七支队伍被告知同时撒离唐山,时间就定在9月7日下午,并传达了中共中央抗震救灾领导小组的通知:“全体防疫队员到北京可以整休一周”说是中央要好好地感谢我们,并以最高礼遇接待我们。这是建国以来我们卫生防疫工作首次被中央肯定和表扬;同时这也将是我们卫生防疫人员首次被中央以最高规格的接待。

9月7日下午我们准时来到了唐山火车站,只见火车站早已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站台上已站满了为我们送行的指挥部官员、部队首长、地方政府领导和小学生们。只见小学生们,穿着整齐的服装,手拿鲜花彩带,还有穿着制服的鼓号队,好不热闹。据说这是一趟从唐山发往北京的专列,专列上除了我们七个省、市的防疫救灾队成员外还有几百名在地震中失去双亲的孤儿,他们也同我们一起到北京然后再安置到各省、市。

下午4点,当满载我们这些被称之为英雄的救灾防疫队的列车缓缓驶离站台时,鼓号齐鸣,欢声雷动。小朋友手中的鲜花不停地摆动,有的甚至激动的掉下了眼泪,我们也不停地向他们招手,向唐山告别,有的还信誓旦旦的表示十年后再来看唐山,再见了唐山!那场面确实能让人感动一辈子。

专列从唐山到北京足足化了6个多小时,到北京已是晚上十点多了。本来昏昏欲睡的我们听说到了北京都来了精神,因为大家都好奇:“这最高规格的接待是什么样子的”。

要说中央抗震救灾领导小组对我们这批参加唐山抗震救灾的“英雄”们的接待工作可谓精心有佳。

首先专列停靠的是北京站一号站台。据说当时北京站一号站台只停靠国际专列和接待外宾的列车。队员们一看是停靠在北京站一号站台就兴奋不已,大家深信,光凭这一点就算得上是最高礼遇,言下之意我们享受的是国宾的待遇;

其次,站台外早已有几十辆外交部礼宾司接待外宾的旅游大巴在等候。清一式的航空靠背软椅,可90度调整靠背角度,你可随意调整你的坐姿,这种大巴在当时也算得上是高级配制了,这也是我们第一次享受这种旅游大巴带来的惬意,队员们又发出一阵阵赞叹,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其三,我们入住的酒店是北京饭店。那座百年老店位于东长安街,始建于1903年。据说1942年孙中山、冯玉祥、宋庆龄、张学良、蒙哥马利等中外军政要人曾入住过;1949年北京和平解放时中共代表团与国民党政府代表也是在北京饭店进行的谈判,可谓名气赫赫。

我们入住的是北京饭店的老楼即西楼,当时标准间的房价是每间100元,要知道我当时一个月的工资才只有34元。每个人都是怀着激动的心情走进房间,放下行李后就迫不及待地楼前楼后参观起来,根本就没有睡意。

老楼所有的装修均为传统的中国式,大厅里雕龙画梁很是气派。沿着大厅向东有一条通往东楼的廊道,廊道的一侧一溜货柜,销售着来至全国各地的名烟名酒,我见有北京牌香烟卖就买了一包(7毛钱,我是用10元钱去找的,事后将找回的钱顺手放在了衬衣口袋里,待我转了一圈回来钱也不见了)。而东楼据说刚建成营业,它的装修在当时来说完全是现代的。吸引我的是东楼大厅东面墙壁的24时区图,若大的墙面铺满了整张浮雕世界地图,在世界地图上标出了24个时区,并在不同时区的主要国家的版图上镶嵌着24个时钟。从这张地图上你可很清楚的知道各国的时差,真是别出心裁。而那扇忽关忽开的自动门也吸引了我们好奇的目光,还时不时地试着走进走出,完全像小孩子一样。眼前的一切是如此新奇,不由的使你一探究竟。就这样一直折腾到子夜,才心不干情不愿地回房休息。

其四,早餐是在北京饭店宴会大厅里举行。这座大厅曾举办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宴会。让我震惊的是训练有素的服务员们周全细致的服务。只见宴会大厅两侧沿墙整整齐齐各站着一排穿戴整齐的服务员,每位服务员两手交叉放在腹前,一看就知道他们训练有素。每两位服务员前面有一辆装满早餐食物的推车,一个个微笑着望着我们。一旦入座后服务员就推着餐车过来,将丰盛的早餐(光点心就有7、8样,还有7、8样小菜;3、4样饮料)一一摆放停当,然后又站回到原位,两双眼睛则不停地盯着餐桌看,一旦某种食品吃完了或所剩无几则立即走过来添加,根本不需要你打招呼。

从以上所说的四项来看,就足以证明我们受到了中央抗震救灾领导小组所说的最高礼遇的接待了。这也是我一生中遇到过的最高接待标准。遗憾的是在我们到达北京的当天晚上,中央抗震救灾领导小组就突然告知我们:因为有特殊情况,原先在北京逗留的计划取消,让我们第二天就离开北京。接到通知后,我们都一脸茫然有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只是隐隐感觉将要发生什么大事。 

撒离唐山  礼遇北京 - 一尘 - 一尘的博客

吃完早餐旅游大巴司把我们送到了天安门广场,让我们拍照留念。于是我们分队的几位同事聚在一起在天安门前留了平生难忘的照片(第二排左1就是我,看那时多年轻。身上的中山装就是指挥部发的)。之后大巴司把我们直接送到了北京站,让我们坐火车去上海。

9日上午8点多火车到达上海北站,我们要在上海转乘去南昌的火车,而这趟火车是下午6点左右发车。在上海有近10个小时。大多数队员没到过上海,正好可利用这10个小时到上海转转,而我则担负起看行李的责任。之前我已与我们分队领导请好了假,在上海可多待上几天。

大家走后我一个人在候车室里坐着,眼前是队员们的一大堆行李,那里也不敢去只能听听火车站广播里播出的节目和音乐。突然音乐嘎然而止,传来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的声音:“各位听众,本台今天下午4点钟有重要广播,请注意收听”,此条消息重复播了三次。重要广播会是什么内容呢?由于文化大革命期间经常会有重要广播,我也就没有多想。上午11点多就有队员回火车站了,这位仁兄显然到过上海,我见有人来接替就与他交待了一下回家去了。

家人不知道我要回来,因此铁将军把门空无一人,有家进不得。邻居是我们居委会主任,见我从唐山回来就热情地邀我到她家坐,并为我准备了午餐。在向我寻问了一些唐山救灾的相关事情后,这位居委会主任还不忘告诉我下午4点准时收听重要广播,可见当时政府领导的政治素质之高。

谁知下午4点的重要广播居然是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发出的《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这才知道毛泽东逝世的消息;这才恍然大悟,联想到中央抗震救灾领导小组所说的特殊情况原来是因为老毛病重而取消了我们原定在北京的行程。

第二天我就接到单位给我发来的加急电报,要我迅速回单位,说是卫生局决定各单位要全员在岗以应对突发事件。于是我立马奔火车站买了当天去南昌的火车,回了单位。

就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抗震救灾,在举国上下一片悲哀之中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