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趁火打劫  

2012-05-10 09:02:46|  分类: 唐山救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趁火打劫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五计。是说:当敌方遇到麻烦或危难的时候,就要乘此机会进兵出击,克敌制胜。然而在唐山地震现场也出现了趁火打劫,而地震现场的趁火打劫并不是在救灾现场明目张胆地挖取财物;也不是在众人救援,无暇顾及的时候趁机混水摸鱼,去抢人家的财物。而是在挖尸体的时候发现的财物顺手装上自己的荷包,捞上一把;还有的甚至专门在月黑风高时到废墟里挖掘金银财宝或到大型百货商店、物资仓库等废墟中挖掘物品,捞取不义之财。这种不太道德的行为在唐山地震发生十多天之后时有报道。

 

在唐山的救灾现场虽说是机械化程度不高但也时不时传来生命奇迹,有被埋7天救出的也有被埋10天救出的。被埋最长的一位居然达到14天,那是位开滦煤矿职工医院的一名护士,地震时正当夜班。地震发生后她被埋在护士值班室内,所幸的是值班室内有大量的注射用水、盐水、葡萄糖等液体,才使她在废墟中生存了两周,要说人的生命还是很顽强的。

在救灾的日日夜夜里许多人都冒着生命危险为抢救可能存在的生命而努力挖掘着,他们献给灾区的是满腔热血。然而也有人一开始也是以救人为目的,只是在救人的过程中见财起意,在救人的同时顺手将物品窃为已有。当然也不排除个别人趁人之危,借救灾之名行窃财之事。

有一次我们到某医疗队联系工作,就听说曾有一名中年妇女来他们医疗队就诊,医生说这名病人一来就嚷嚷要医生给她办理送出唐山治疗的手续。

由于当时地震造成伤员众多,通常稍微严重一点的伤员都会送出唐山治疗,而一般的外伤经处理后就地观察治疗。然而由于天气严热,导致外伤感染现象较普遍。而在唐山的医疗队也没有充足的医疗设备和药品,因此碰到外伤感染的病人只要伤口稍微严重一点,一般也都会送出唐山治疗。当然医生会有自己的判断,这种判断就来自对病人伤口感染与否的检查,自然不会听病人一面之词。

这位病人说她头晕目眩,全身无力。医生先搭了一下她的脉,从脉象上看似乎弱了些,于是医生就拿出血压机准备测量血压,要病人将衣袖往上捋。病人迟疑了一下,把袖口小心翼翼地卷了起来,这一卷不要紧,却露出了奥秘。原来患者从手臂到胳膊带满了手表,足有7、8个。医生楞了一下,还没等医生开口患者就哭丧着脸说;“这些表都是我家亲人和亲戚的,他们都在地震中死了,留下它们可作纪念,二来也可变买些钱。”

要知道当时能拥有一块手表是财富的象征,就我当时的工资,不吃不喝也要四个月才能买一块。虽然听起来合情合理,但是并没有必要将这些表全都戴在手上阿。医生自然疑惑不解,但只是疑惑而已。

既然这样说那就换一个手吧。可当把另一个袖口撩起来后,仍然是满臂手表,只看得医生目瞪口呆。其他医生也纷纷跑了过来,惊讶之声连连:“这实在不可思意”;“她们家亲戚都很有钱吗”;“还是交给巡防队吧”有人说。没过多久巡防队来了,把这位妇女带走了,还说这种情况他们已碰到多次,不过把手表全都带在手上的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哄抢物资是唐山地震发生一周后渐渐出现的,尽管对重要物资场所如大型百货商店、物资仓库等都有武警把守;各单位的物品也有各单位自己找人看守。但一些小型的商场或住宅楼废墟就没有人看管了,只要能挖到物品顺手放进自己口袋是没人说你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些物品已成为无主的物品了,不拿白不拿。反正放在那里也成为废物一堆,捡回家还能用,废物利用吗。正因为这样,所以很多人以挖尸体为名在寻找财物。刚开始的时候指挥部把重点放在救人上也没太管,地震发生半个多月后才把重点转移到打击盗挖财物上来。当然也是事出有因,据说有一家百货商店仓库的废墟遭到哄抢,才使指挥部下定决心进行严打。

要说指挥部的严打措施也确实有一套,先是在盗抢分子可能涉及的范围内架起高音喇叭,然后在高音喇叭中播出限期上交被盗挖物品的通知,如果限期未交的一旦查出将受到严惩。应该说这一措施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一天的时间上交的盗挖物品就堆积如山。然而高音喇叭还是从早喊到晚一直没停,直到规定的截止日期。白天还好,一到晚上声音就显得特别刺耳,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在驻地都能听到很响的喇叭声,让人彻夜难眠。

收缴的被盗挖物品由指挥部统一发放到各灾民安置点,据说我们救灾队分到了的御寒物品——毯子和中山装有一部分也是盗挖物品。

在唐山8月下旬天气就开始转凉了,特别是晚上没有御寒之物使得我们天天晚上当团长实在难以忍受,要知道我们来时每人只带了一床草席和一顶蚊帐算是全部床上用品了,枕头是将换洗衣服代用的,衣物也都是夏装,连春秋衫都没带。当时并不知道北方的天气早晚温差如此之大,再则以为在唐山时间不会太长,再加上走得急,很多事情考虑的并不周全。那几天天气转凉后我们都只能将带来的所有衣服都穿在身上睡觉,枕头只能用砖代替了。

我们在唐山的救灾期限完全由指挥部决定的,天气转凉后指挥部并没有给我们确切的撒离日期。于是总队就向指挥部提出申请,解决过度的衣被。没多久我们每位队员就领到了一床毯子和一件中山装,这些物品应付眼下的气温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再冷就不好说了。好在没过几天我们就接到了撒离的通知,结束了在唐山的救灾任务。临走时毯子全部交了上去,中山装则留了下来,成了我们救灾防疫队的便装。要说当时中山装还是很流行的,为此我们还穿了这身便装在天安门前拍了照,当然现在看来“老土”。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