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赶赴唐山地震救援  

2012-03-09 13:53:34|  分类: 唐山救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山地震已经过去36年了,按理说早已淡出人们的视线。但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难得一见的哥们见到我仍然要问唐山救灾的那些真实情况。那么是什么原因使他们希望能了解那段历史呢?我想主要是当时通讯落后,信息不畅,不像纹川地震时天天有救灾的新闻和实时画面来满足我们的知情欲。再加上唐山地震无论从规模、震级都小于纹川地震而死亡人数却远大于纹川地震,这中间除了大家都知道的唐山地震发生在城市,人口居住密度大、楼层高、救援设施与设备差,大部分是靠手挖肩扛,救援进展缓慢等原因外,最主要是当时正置批林批孔的大政治背景环境下,这一切均构成了唐山救灾的神秘感。

 

1975年12月我从学校被分配到现在的单位工作。1976年1月8日我在农村开展疾病调查的时候听到村里的高音喇叭说我们敬爱的周总理逝世的消息,当时心里一惊:总理怎么就去世了呢。谁又能想到这只是当年灾难的一个开始,更大的灾难正接踵而来,1976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一年。

1976年7月27日夜晚,我所在的城市天气十分闷热,天空中没有一丝的风,市民们早早就把竹床架在了家门口,没地方架的干脆就架在人行道上准备过夜。连续的高温已养成了市民露天纳凉、睡觉的习惯。时钟已进入了28日凌晨,人们都进入了梦乡,谁也不会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唐山市正遭受着灭顶之灾。据说当时有人也感觉到了震感,但我当时却并未感觉到。

28日广播里传来了唐山发生7.6级大地震的消息,使人震惊,各种流传和议论迅速在人群中传开,人们沉静在悲痛的气氛中。

29日晚上9点过后,大家在单位门口纳凉,话题依然是唐山地震的事。正当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单位接到了省上的电话;立即组建12人的救灾队伍前往唐山参加救援任务。我得知电话消息后第一个就向领导报了名。单位领导经过紧张的商议之后马上由我和另一位同事分头通知相关人员连夜开会商讨去唐山救灾事宜。

要说当时卫生防疫站的应变能力十分完善,有着一整套的经验。第二天上班全站所有职工都被动员起来,围绕组建救援队伍忙碌着:打电话联系的;采购物品的;接待客人的;购买火车票的;宣传报道等各项工作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临近中午一支由12人组成的市、县、乡三级卫生防疫救援队伍就组成了,队长是我们单位的一把手,而救援队的人员配备则充分考虑到救援任务的需要和当时医疗卫生的现状。因此我们队伍里配有理化检验人员、微生物检验人员、公共环境卫生监测人员、皮肤病防治人员、传染病防治人员甚至还有来至最底层的赤脚医生等,据说省上还在救灾队伍中配备了两名专职司机,可见考虑之周全。下午我们这支队伍就坐火车前往省城,单位的同事和家属很隆重地把我们送到了火车站,一一握手惜别,那场镜就像生死离别一样。

我当时23岁,单身一人了无牵挂,当然也作好了最坏的打算:一交通意外;二被余震掩埋;三海啸;四被感染传染病。因为当时疯传余震很多,而遭到破坏的房屋是经不住余震的震动;另外唐山地处渤海湾,而地震的震源就在渤海湾。传染病则历来有大灾之后必有大疫之说,这也是卫生部第一次要求向灾区派出卫生防疫救援队的初衷。

当晚,来之各地市的防疫救援人员共120多人汇集在省城江西饭店。第二天也就是7月30日上午,大巴司把我们送到向塘机场,我们坐专机前往。上午11点20左右经两个小时的飞行,飞机降落在唐山机场。当时的唐山机场是唯一与外界联络的通道,因此机场每4-5分钟就有一架飞机的起降,十分繁忙。

接我们的车还未到,我们在停机坪原地待命。在机场我们每人领到了一袋饼干和一袋榨菜算是当天的干粮。这些干粮都是省上从南昌带来的,饼干和榨菜都是南昌生产的味道极差。这样的干粮没有水是吃不下去的,而水又是震后最宝贵的东西。虽然来时我们每个人发了一个军用水壶,都灌满了水,但大家都不敢放开喝。给飞机加水的地勤人员看到后就对我们说:“喝完了可到我这里来加水”,大家这才放心地喝了起来。他加给我们的就是给飞机上水的自来水,心想自来水也能直接喝吗,但手却不由自主地将水壶伸了过去,也许进入驻地连自来水都喝不上。

半小时后接我们的汽车来了,是军用卡车,一共四辆,还有一辆吉普车。一位军官和一位干部模样的人(我想是抗震救灾指挥部的工作人员)从吉普车上下来与我们总领队寒暄了两句。随后我们按序登上了卡车。从机场到驻地汽车走了30多分钟,一路上所看到的都是断壁残垣,从机场到市区,房屋结构由土坯到砖混再到现浇,倒塌的房屋也有重到轻。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每个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目的地到了,这才知道原来我们的驻地是在52856部队驻唐山的军营里。

一进入军营的大门就看到战士们忙碌的身影,在清理或搬运着什么。远处可见一个标准游泳池,储存着一池清水,两辆消防车正从游泳池里抽水,据说这里是唐山市震后临时供水点,每天两次向附近居民供水。这下用水就不用愁了,我们心里暗自高兴。

军营的房屋损毁的并不多,因为大多是单层营房,一排一排的建造的十分整齐。站在卡车上可清楚地看到地震给这座军营造成的创伤,沿着房子的脊梁远远望去,被震垮的房屋似波浪起伏很有规律。有的每隔两栋倒一栋,有的一栋房子每隔三、四间倒两间,并且可从倒塌房屋的严重与否一观地震波的强弱,也可明显看出地震波的走向。

下午每个分队领到了两顶帐蓬,就在指定的空地上开始搭建,很快就搭好了,帐蓬不大,约10平方米,6床草席就地铺开,算是床了。搭完帐蓬又去挖厕所,以解决我们一百多号人的方便问题。厕所当然又是简易的像鲤鱼州一样,挖两个大坑,一个男士用,另一个女士们用,周围用竹编一围,与鲤鱼州不同的是大坑中间没有搭毛竹,另外男厕所与女厕所之间相隔30多米的距离。

总算安顿下来了但肚子问题还没解决,晚餐依然是饼干,那种4毛钱一包净重120克的饼干吃上两块就不想吃了。天渐渐地暗了下来,帐蓬里只能点上蜡烛来照明,成了家的队员在或明或暗的烛光下正抓紧时间在给家里写信报平安。我则倒头便睡,尽管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但一天的奔波与劳累,身子一躺下睡意就来了,还是抵不过睡意“养精蓄锐明天还要参加救援呢”,我为自己找个理由就睡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