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唐山地震的疑惑  

2012-03-16 08:13:25|  分类: 唐山救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凡到过唐山地震现场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两个问题:其一:仅仅23秒,一座百年工业城市在瞬间就被夷为平地,场面惨烈至极,成为世界地震史上最悲惨的一页。那么这么大的地震难道震前一点征兆都没有吗?国家地震局,这个由周总理在1970年亲自建议成立,目的就是开展地震预报和防震抗震工作的它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其二:解放军官兵进入唐山救灾,行动之迅速、规模之大堪称空前。据说在地震发生后十万大军昼夜兼程,急奔灾区,24小时内解放军官兵就有数万人到达唐山并投入救灾之中。而这种大范围的兵力调动没有最高决策层的命令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那么在唐山地震后,当通讯全部中断的情况下又是谁将这详细的信息以最快的方式告诉党中央的。这些都成为当时的疑惑。

 

在我们进入唐山的当天就听闻了一桩惊人的消息:“地震当晚国家地震局有五名工作人员在唐山,其中两人被震亡”。

原来唐山将发生地震早在一个月前就已预测到了,只是之后没有能够“预报”。对唐山及其周边地区是否有地震发生,国家地震局有两派意见。可笑的是国家地震局并没把它当会事,并在当年7月14-21日,在唐山召开了北京、天津、唐山、张家口和渤海沿岸的地震群测群防经验交流会。会间国家地震局副局长和近百名中国地震界官员、专家到唐山市二中参观地震科研小组的工作。科研小组的老师还向参观的代表郑重发出了唐山地区将在今年7月底8月初,发生7级以上地震,有可能达到8级的地震警报;此外山海关一中的物理教师说,据他观察7月26至28日可能是危险期;国家地震局“有震派”也在会上把“7月22日到8月5日唐山、滦县一带可能发生5级以上地震”的预测作了汇报。按理说这些预报和报告应当引起地震局警觉了,然而没有。与此同时,国家地震地质大队也于7月14日就上报了地震预报意见,于是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于7月26日到地震地质大队会商。第二天,也就是7月27日他们才向国家地震局领导汇报,还没等拿出意见,地震就发生了。

唐山如果预报有7级以上地震意味着北京将停工停产,毛老人家要搬迁,天大的事情。所以组织者、领导者的心态是非常非常矛盾的。这是当时地震科学家们共同面对的一个极其困惑的问题。因为中央曾指示“今后北京附近5级以上的地震都要报告,在24小时以前给出预报”,地震科学家肩负着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巨大压力。

7月以来,北京市地震队监测的各种异常已经非常明显了。7月14日,北京市地震队紧急给国家地震局打电话,提出震情紧急,请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立即安排时间听取汇报。北京地震队的某位专家事后说“国家地震分析预报室是地震预报的决策部门,大震迫在眉睫,但他们过不了那道关”。“按照当时的地震水平,虽然报不准7月28日,但7月底8月初的时间段是可以报出的;虽然报不准7.8级,但5级以上是可以报出的;虽然报不准唐山这个确切位置,但是京津唐一带是可以报出的。事实上唐山地震前6个小时就出现了地声、地光,如果给老百姓打个招呼,减轻人员伤亡是可能的。”

再有当时国家地震局到处张贴着大字报,原国家地震局党组书记已经靠边了。由于种种原因,地震预报遭到漠视,唐山人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死伤40余万(2004年公布:死亡242769人,重伤164851)。要说唐山大地震是天灾的话,我说倒更像是人祸。

我们在部队驻地的第二天就听说了唐山开滦煤矿工会李副主席,不顾家人的安危,当面向党中央报告地震消息。后来我们所在驻地的部队专门请他来军营讲述了进京报告的详情,我们也当面倾听了他的进京经过。

当时他与家人被地震惊醒,从废墟里跑出来时只穿了条三角内裤,(不穿衣服睡觉是北方人的一种习惯,我们在救灾现场看到被救出来的人大部分都光着膀子。)飞速向矿区跑去。平日里摩肩接踵的楼房现在都成了一堆堆废虚,四处静的可怕。矿区的铁轨都成S形了,有的铁轨拱起2米多高,几乎所有的建筑都倒塌了。他登上办公楼废墟,发现“马路对面的市委大院也平了”。当时就感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么大的地震,靠电话、电报向上级反映是来不及的,必须要让党中央尽快知道,以便决定救灾大计!”这是他当时的唯一想法。

此时恰好有一辆红色矿山救护车赶来救人,他马上拦下车,正好矿领导也过来了。驾驶员听说要去向党中央报告灾情,二话没说马上就向北京出发,直奔中南海。三个多小时赶到新华门时天已放亮,但新华门前静悄悄,红色的救护车开着警灯,准备向戒备森严的新华门冲进去。突然窜出几个军人端着枪对准了他们,他赶忙下车。看见光着身子、头上是血、满身是泥的他,军人都惊呆了。说明来意后,拦住他们的军人告诉他们要找国务院接待站。可国务院接待站在那里呢,他边想边把车停在了新华门西边第一个花灯底下。此时两个民警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来,就问:“干什么呢?”,他又赶忙解释。民警告诉他“这里是咱们的国门,除了国家的元首和总统以外,任何人不能走这个门。” 说完,就告诉去国务院接待站的路线。

其实此时空军驻唐山机场的副政委他们已经驾机先到了中南海。六位副总理在紫光阁听了他们的汇报。陈锡联当时就命令陆、海、空三军调三十八军、三十九军、四十军、二十四军、十六军等五个整军,外加海军陆战队、二炮高炮旅、基建工程兵等。陈锡联说;“目标就是唐山,十万火急!不集中不宣讲,部队在推进过程当中逐渐地靠拢,不再集中政治动员,谁接到命令就以最快的速度奔唐山”。

由于唐山周边的交通破坏严重,解放军怎样进入唐山成了一个大问题。幸好开滦煤矿工会李副主席一路驾车过来知道那几条公路损坏情况,就绘了一张简易地图。同时他提出“把全国煤矿的救护队都调往唐山,唐山井下有两万人啊”。

于是解放军、全国各大煤矿救护队和各个省市医疗队日夜兼程紧急奔赴唐山实施救援。举国上下针对唐山的抗震救灾行动立刻开始了。据说三十八军的先头部队28日19点就到达了唐山。步兵们是手拿铁锹,跑步进入唐山;而运输士兵的军车则在公路上一字排开,两辆甚至三辆齐头并进。那场面十分壮观。除地震区的部队外,最早进入唐山灾区的部队是北京军区驻滦县某团和驻玉田的某部一营,他们于地震发生后当天上午进入唐山市区。同时,北京军区和沈阳军区的两个野战军也奉命紧急出动,从唐山的东北和西南两个方向,向唐山实施摩托化开进。

部队陆续进入唐山市区后,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抢救仍在废墟下的幸存者。由于任务紧迫,部队开进时没有携带大型施工机械,连锹、锤、镐带得也很少。面对倒塌的楼房,巨大又坚硬的钢筋水泥柱和水泥预制板,战士们硬是靠双手和就地能找到的简易工具扒碎石,掀楼板,扯钢筋,许多人手砸破了,身体砸伤了,仍坚持着,有的还献出了年青的生命。

唐山大地震正值炎夏酷暑,气候炎热,震亡者的尸体很快腐烂发臭。参加救灾的部队担当起了扒挖和掩埋尸体的任务。在市区战士们将尸体扒挖出来后,先用塑料袋包装起来,再用手抱肩扛送上汽车运走;在农村则将尸体扒挖出来后就近掩埋在公路两旁的排水沟内。掩埋工作进行了一段时间后,战士们就出现了中毒现象,有的整个连队的战士生毒疮,疮口淌着黄水。我们到唐山后仍然可看到被扒出来的尸体,可闻到尸体腐烂发出的恶臭。由于尸体腐烂严重,加上蚊蝇肆虐,细菌蔓延,已经发现有疫情出现。这也是调我们防疫队参加救灾的原因,据说全国有7个省、市派出了防疫救灾队伍,他们都于震后的3-4天内陆续到齐。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