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原创】 难忘长江客轮  

2012-11-28 11:49:57|  分类: 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江客轮曾经是长江航道上一颗颗璀璨的珍珠,为长江客运创造过卓然魅力的客轮文化。随着交通运输的高速发展,长江客运也同古老的羊皮筏子和那动人的船工号子、上水行船的纤夫及激流险滩一样悄然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如云烟飘散。可对我们这代生活在长江边的人来说,长江客轮的烙印已深深地印在心底,无法抹去。曾无数次乘坐江轮,上到武汉下到上海,是我们探望父母亲的唯一一条即方便又惬意的回家路线。登船尾隆隆作响的甲板,由螺旋桨涌起的一簇簇翻滚而出的浪花,在江面上留下一条宽宽的水道,引得三五成群的鹭鸟、海鸥互相追逐,盘旋在浪花之上,不时地俯冲而下寻觅着由螺旋桨打晕的鱼虾。你能惊叹鹭鸟、海鸥不屈的毅力;凭窗倚栏,江两岸春去冬来:春天,一江郁郁葱葱的防浪林和秀美翠绿的山峦,恭候你的检阅;侧耳倾听浪花和水鸟的欢唱,让人心情荡漾、心旷神怡。冬日雪后,两岸银装素裹,像两条白色卧龙陪伴左右。放眼望去手提肩扛年货的人群穿梭于火红的灯笼和喜庆的门联之间,留下一串串清晰的脚印,感受浓浓的年味;翘首期盼合家团圆,幸福之情油然升起。

 

九江港在长江沿岸港口客运量中仅次于上海和汉口。1976年起我每次回上海探亲都是坐长江客轮,一坐就是23年。

长江客轮外形美观,长约113米,船高四层,可载客1200多人。船舱根据生活设施配置分为二、三、四、五等舱。二等舱设有标准木制双层床一至两个,有宽敞的生活空间、完善的生活设施;三等舱有四个铁制双层床,一个写字台,一个洗脸池;而四等舱则少了写字台和洗脸池却多了两个双层床;五等舱则在甲板底下的大舱里,每个床都是三层。人多时还有五等散席,没有固定的地方,领一床席子随地而铺。客轮上设有餐厅、小卖部、阅览室、医务室、浴室、洗漱室和开水房等。客轮的舷侧、首尾部设有宽敞的甲板供旅客游览、散步。

小时候在上海时曾经常坐船去宁波老家,拿到的船票上标明了船舱和床铺的号码,只要按照号码就可找到自己的铺位。长江客轮则不同,旅客上船后先到卧具室凭票换取舱位牌,领取卧具,然后找各自的舱号及铺位。所以上了船的旅客只能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前面的旅客一一换取卧具牌,这个过程大约要半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拿到了卧具牌,还要寻找船舱号找到自己的床铺,放下行李,再拿卧具牌领取卧具,十分的麻烦。为此每到一个港口船舱的走廊上、楼梯上都人满为患。

从九江到上海要航行近40个小时,由于旅途时间长,大家都习惯了船上的生活。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旅客朝夕相处在一起,亲切而和善,其中不乏有性格有趣,谈吐活跃之人,给单调旅途增添了新鲜感。

客轮如同一座小镇,人们可以在船上自由活动,可以到盥洗间洗漱,可以到浴室洗澡,可以在船舱中部的小卖部购物,还可到录相厅看电影。如果这些都不感兴趣还有舞厅和阅览室供你消磨时间,当然也可在两舷甲板上倚着栏杆欣赏两岸的风景,呼吸江上清新的空气,让身体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之中,会让人神清气爽,精神抖擞。

船上广播对旅客来说必不可少,闲时会放放音乐、曲艺,也插播新闻。每到前方港口时,还会介绍该地的名胜古迹,并通知旅客做好下船的准备。随着两声浑厚的汽笛声响起,轮船缓缓靠上码头趸船,船员抛接缆绳,固定船舶并架好跳板,旅客按序先下后上。冲在前面的往往是下船购物的旅客,他们手握卧具牌,急匆匆到船码头附近,买回自己喜欢的物品,或当地的土特产,再急匆匆地上船。如时间允许也可到附近逛逛,领略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上下客完毕,船员移去跳板并解开缆绳,客轮在一声长长的汽笛声中逐渐离开趸船继续航行。

有时候抵达码头是在夜间,静谧的江面,灯火通明,江水泛着光亮一闪一闪,等候着江轮的到来,给人十分温馨的感觉。若尚未入睡,我则会身倚船舷,望着长江的夜景,迎着徐徐的江风,感叹心急火燎的人流挤进拥出,等待轮船的又一次离岸。随着汽笛轰鸣客轮驶向漆黑的江心,仿佛宣告下一段航程的开始,我才欣然回到舱室。

每到吃饭的时间,广播就会报出本餐的菜谱,并叫大家到餐厅用餐。餐厅设在二楼和三楼的船尾。不知为什么,船上的伙食,总能吊起我们的胃口。由于吃饭的人多,每次吃饭总要排上长长的队伍,有时从船舷排到了船舱的走廊里,绕来绕去,吃一餐饭光排队就要等上个把小时。等你排到时早就饥肠辘辘了,特别是当闻到菜肴的味道时恨不得马上进入餐厅饱餐一顿,因此餐厅里的土豆烧肉、萝卜、青菜、狮子头、肉排和带鱼的味道现在想来仍齿留余香,让人回味无穷。

七十年代末期是物质交流匮乏时期,每次过年回家我们都要带上当地的土特产、带上鸡鸭鱼肉、带上笋干,香菇,冬笋,满满的两大箱,为得是给家中的年夜饭增添些许色彩。到了船上,把鱼、肉等容易坏的食品拿出来挂在舷舱上,一时间船舷两侧挂满了琳琅满目的年货,十分热闹。而从上海回单位也是满满的两大箱,大都是给同事们带的食品和日常生活用品,小到饼干糖果,大到服装鞋帽;甚至还有儿童吃的泡泡糖、图书等等五花八门。我们成了当时最原始的物流,互通着两地的货物。

有一年我与同是单位职工的女同学一同坐船回单位,我们俩大包小包总有七八个全是给单位同事带的物品。那年上海港检票口凭当日船票才能进,将送客拒之门外。而七八个包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一次拿进去,无奈只有我跑两趟了。待我第二次带着行李拿着船票进检票口时却被拦了下来,说我的票是检过的,不让进,尽管我说明了原因,检票员依然不放,说:“如果出来拿行李应从我手里拿块牌子,再进只要交还牌子就可以了”。可我那知道这些,忙着拿行李也没顾及其它。此时轮船的汽笛已经响了,再不进去恐怕要赶不上了,只急得我们俩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转。情急之下我那位女同事用她的船票在检票员手上拿了块牌子并偷偷地从铁栏杆传了给我,这才进了候船室匆匆忙忙上了船。

船坐多了免不了出些差池。记得有一次我们一家三口准备坐船回家过年,好不容易买到晚上11点半的四等船票,高高兴兴地打理好行李,与左邻右舍告别后就往船码头赶。此时候船室里已是人满为患,拿着行李好不容易挤到剪票的地方时被告知船误点,等候通知。无奈只能找个地放,放下行李休息。可通知却迟迟不来,约莫过了两个小时再去问时被告知此船已于半小时前离开了九江港,我们一家被船拉下了。“什么船跑了”当时只感觉脑袋嗡的一下,傻了!我说“怎么不通知我们呢”,服务员说“通知了,人家都走了”。可她说的通知我们根本就没听见,只听得候船室里乱哄哄的根本就听不到叫声。无奈再跟人家理论也与事无补,卷起行李打道回府。这一夜几乎没睡,你想啊,从船码头回到家已是凌晨3点了,床铺又都收起来了,待重新铺好被褥天已大亮。吃过早饭赶紧到售票处将船票退了再买上当天的船票,幸好给我们买到了当天的四等船票,要不然真是后悔莫及。

第二天晚上我们再次收拾停当赶往船码头,这下在候船室里再也不敢怠慢了,时不时地打听上船的消息。上船安定后才如释重负,心想这下可平平安安到家了。上船后的第二天晚上8点多,船正点到达南京。谁曾想船过南京后江面就起了雾,船开开停停,这一夜由于机舱的隆隆声少了许多倒让我们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三天早上吃过早饭后雾开始慢慢散去,听船员说船已到了南通水域了,再有四个多小时就可到达上海,也就是下午1-2点左右。可是船却丝毫没有动的迹象,好不容易听到隆隆的马达声以为船开了,然,船仍然没动,有旅客说船触礁了,这下大家慌了起来。我走到船舷一看,什么触礁,船头已开上了岸,动弹不得。驾驶舱里舵工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希望船能倒出岸边,但每次努力都以失败而告终。无奈只能发出求救信号,而我们也只能耐心地等待。我对妻子调侃说,“那是老天爷眷顾我们,让我们遇上这等好事。你看,好端端的就误了船,等着我们来看船搁浅,还是在江面开宽的南通水域,哪可是千载难逢,难得一见的景象。”妻子也打趣地说“照这么说我们这次误船还误对了?”我哑然一笑。

救援船由上海港出发五个多小时后才来到我们的船边,是一艘中型客轮比我们那艘要小许多。凡是到上海的都要过渡到救援船上,然后直航上海,而到南通的则暂时留在船上等待其它救援船。就这样我们化了2个多小时从搁浅的船上过渡到救援船上,到上海时已是第四天凌晨3点左右。那是我坐船回家时间最长的一次,前前后后在船上待了近50个小时,还不算误船的那一天。

我最后一次坐长江客轮是1998年,从那以后再没坐过。据说“上海—汉口”航线是2001年10月14日停航的,在长江上运行了50多年。

  评论这张
 
阅读(1128)|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