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鲤鱼洲的业余生活  

2011-09-20 13:05:14|  分类: 鲤鱼洲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队在1971年的国庆节举办过一次联欢晚会,也是唯一的一次。在那次联欢晚会上我第一次领略了南昌的“三句半”节目,由四位南昌哥们(知青)用南昌方言而演,那诙谐幽默的语言,令人发笑的服饰以及演员们精彩的表演赢得台下阵阵掌声,让我印象深刻。最难忘的是那幕自编自演的舞蹈,讲述的是我们副指导员在一次暴风雨中为抢救被土墙压倒的知青,受伤的故事。那幕自编自演的舞蹈真实再现了从灾害发生到救援的全过程,舞蹈动作加上朗诵恰到好处地展现了副指导员的豪举。没有舞台布置,没有服装道具,有得是知哥、知姐们真情的演义,那一幕至今令人难忘。

 

鲤鱼洲上的业余生活十分单调,整个连队没有任何体育、娱乐设施。哥们为了展现男子汉的力量,自己动手做了一架简易的单杠,但是单杠做起来后玩的人寥寥无几,没有形成气候,大部分日子里单杠被姐们用来晒棉被。另有哥们在宿舍前竖起了三根竹竿,每根竹竿有7-8米长,哥们徒手从底下往上爬,当爬到竹稍时由于身体的重量将竹竿压弯了下来,正好将人送到地面上。此竹竿一竖,立即得到哥们的响应,有事没事都会爬上几下。手臂力量强的哥们双脚腾空仅凭双手往上爬,噌、噌的三两下就到竹稍,引来阵阵的掌声和喝彩声;而我只能手脚并用,待爬到竹稍时也因体重太轻弯下的竹子离地还有1米多高,只能纵身跳下。

集体娱乐活动就是营部每月能放上场把露天电影,而放映的内容也就是八个样板戏之类拍成的电影,什么《智取威虎山》、《白毛女》、《红灯记》、《红色娘子军》、《沙家浜》、《奇袭白虎团》、《杜鹃山》等。这些电影我们都已看过二、三遍了,很多台词都能背出来,尽管这样哥们、姐们在接到“今晚有电影”的消息后都要激动好一阵子。早早吃罢晚饭穿戴整齐,带上手电就上路了,有时甚至走上十多里到团部去看电影。

连队到五营营部有三、四里路,按理说不是很远,但路却不好走,不要说是大路了就连小路都没有,清一色的田埂并且只能容一人过往。大凡田埂都是为了围水用的,因此免不了有田埂被挖断放水的现象,而挖出来的泥土就堆放在缺口边的田埂上,因此行走十分不便。幸好天色尚未暗,哥们姐们三三两两有说有笑向营部走去,有如去赶集一般好不热闹。看什么内容的电影不重要,重要的是借这个机会见见久违的哥们姐们,问问他们过得怎样,聊聊各自的生活。

待电影散了,夜也深了,哥们姐们回各自的连队,此时手电在夜色里形成一条条弯弯曲曲的人流,远远望去那一条条闪闪烁烁的人流像天上的流星一般,一闪一闪地移动着,甚是好看。如果没有手电走起来就非常困难,特别是月黑风高夜。有时人群中也有各种原因没有带手电的哥们和姐们,我也是其中之一,只能跟着带手电的人走,这一跟不要紧却跟出了年青人独有的天性。有的哥们姐们十分照顾跟着的人,每到过沟沟坎坎时都会将手电照向后方,并告诉他们前面有“口子”;另有哥们姐们却不那么照顾了,手电不向后打,看到沟沟坎坎只告诉他们“跳”,隔得远的见前面的人到那里时“跳”自己也就跟着跳,哥们姐们觉得有趣就动起了歪脑子,明明没有沟坎也叫“跳”,紧接着后面一个跟一个就跳了起来,有跳时没站稳摔倒的自认倒霉,有跳时没跳好居然跳到农田里去的。我也没有例外也跟着跳,这一跳却跳到“口子”底下,也没明白是咋回事,引来一阵阵的笑声。后来我请教了有经验的老农,他告诉我走夜路要善于辨别各种地形在夜晚的颜色:如亮亮的白色一定是水塘;深深的黑色一定是深坑,这种地方千万不要下脚,只认准那灰灰的颜色必定是田埂。我也有好几次凭着老农告诉我的经验走,也懒得带手电,有时也遇到判不清楚的时候就跟着队伍前的人走,不过走多了自然就有了经验。

没有电影看的日子娱乐活动只有下棋、打扑克。麻将那时是禁止的。有半导体收音机的哥们姐们则多了一项娱乐内容,那就是躲在被窝里收听短波,有时可收到澳洲广播电台邓丽君演唱的歌曲。第二天哥们、姐们会把收听到的内容告诉大家,让所有在场的哥们、姐们也跟着一起享受其中的乐趣。也有听的入迷的非要晚上和有收音机的哥们姐们一起再收听一次,以补充自己的文娱需要。那时收听短波是绝对不允许的,一旦被连队领导发现就当反革命处理,要开批斗大会。据说武装班就是被受权的探子,幸好我们连队的武装班没有做那种抠屁眼的事。

曾几何时看小说成了连队的一道风景线。连队知青带来的小说你传我,我传你,不管好看与否都要翻上几翻。那时的小说存世量很少,除四旧把那些古典名著都付之一炬,那些有名望的作家批斗的批斗、劳改的劳改、自杀的自杀,即使仍在世的也自身难保,哪有心情再写小说。况且我们下放时也没带小说下来,有的是毛主席著作1-4卷,和在小学参加宣传队时用的毛主席语录,甚至还有林彪语录。这些书都整整齐齐地压在箱子底下,丝毫没去动它。也有一、二位学生气很重的知青带了中学课本,有空的时候翻出来看看,说将来还是要上学读书的。尽管当时形势对有这样想法的人来说十分渺茫,但能有这种想法还是十分了不起,我都会鼓励他们坚持下去,也不知他们是否实现了愿望。

有一年回家探亲,见家中有一本小说,顺手就放进了行李中带到连队来看。记得小说是描写非洲探险的,书名早就忘了,看书名应该很好看,但内容不咋样。我也是闲得无聊勉强将它看完,随后就扔在了床上。有哥们看到小说后如获至宝就拿去看了。就这么烂的一本书居然传了几个月,最后传回来发现封面上多了一行字,说我是骗子,骗走了他们宝贵的时间,真让我哭笑不得。可见当时文娱小说之匮乏。

唱歌跳舞在连队里很少进行。唯一自发的唱歌是在第一年到连队的那个年三十晚上。由于工作未满一年没有探亲假,南昌知青由于离的近都回家过年了,留在连队过年的只剩下我们上海知青和本地老农。虽说连队炊事班为聚餐准备了丰富的年夜饭,记得每个班都有四大脸盆,有鱼有肉,可是思家的念头早就盖过了食欲,全班的哥们姐们围坐在一起却鲜有人动筷,只是拼命地喝酒。不知是谁轻轻地唱起了“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哥们姐们就跟着哼了起来,有哥们不知从那学会了“知青之歌”唱了起来“…告别了妈妈,再见吧家乡,金色的学生时代已转入了青春史册,一去不复返。啊,未来的道路多么艰难,曲折又漫长,生活的脚印深浅在偏僻的异乡。…”歌声从房间里传了出去,整个连队都能听到,这一唱如同魔力一样所有的房间都加入了唱歌的行列。只听到歌声此起彼伏,有姐们唱起了“何日君再来”、哥们唱起了“敖包相会”,紧接着有姐们唱起了“十送红军”,哥们唱起了“九 一八”,大家也跟着一起唱了起,渐渐的歌声越来越响,一间房、两间房、三间房;一栋楼、两栋楼、三栋楼,整个连队的知青都加入到唱歌的行列…“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年那月才能回到我哪可爱的故乡…”歌声响彻连队的夜空。那凄凉的歌声更加勾起哥们姐们的思家之情。你想啊从未离开过父母的我们,却小小年纪来到他乡异地,少了父母的关爱,多了劳动的艰辛,而在千家万户团圆的日子里我们则只能忍受骨肉的分离。想到这些,悲戚之情油然而生。不知是谁先哭出了声,紧接着这哭声也像先前的歌声一样,一间房、两间房、三间房;一栋楼、两栋楼、三栋楼迅速在全连传开了,那哭声,那撕心裂肺的叫声就是木头听了都会动容。20分钟,足有20分钟哭声才渐渐平静,接下来死一般的寂静。约莫过了20分钟才有了动静,才有了碗筷的声音。那晚很多人都醉了,醉在对亲人的思念,醉在生不逢时,醉在命运的捉弄,醉在自己的无奈…。这就是我们在连队过的第一个年。

连队在1971年的国庆节举办过一次联欢晚会,也是唯一的一次。晚会就在连队宿舍前的空地举行,知青们席地而坐,将空地围在中间算是舞台了。在那次联欢晚会上我第一次领略了南昌的“三句半”节目,由四位南昌哥们(知青)用南昌方言而演,那诙谐幽默的语言,令人发笑的服饰以及演员们精彩的表演赢得台下阵阵掌声,让我印象深刻。最难忘的是那幕自编自演的舞蹈,讲述的是我们副指导员(现役军人)在一次暴风雨中为抢救被土墙压倒的知青,受伤的故事,让我耳目一新。

这个故事就真实的发生在我们的身边。那是1971年的上半年春夏之交的季节,鲤鱼洲上经历了强风和雷雨的袭击。记得那天正置吃晚饭的时候,突然电闪雷鸣继而狂风大作,将二排的宿舍,一幢由茅草搭建的房子的房顶和土墙给掀翻了。当时副指导员正在厨房做晚餐,闻讯后放下手中的活,迅速赶到出事现场搭救被困的知青。正在此时土墙倒了下来正好砸在副指导身上。与此同时副指导家的厨房也同时被大风掀倒了,灶里的火还点着了由茅草搭建的厨房,幸好没人在厨房。正当大家端着脸盆准备救火的时候雷阵雨下了下来,火一下就灭了。而倒坍的知青宿舍被暴雨一浇可惨了,满屋子瞬时变成了泥浆水,日常用品都浸泡在泥水之中,晚上睡觉都成了问题。可喜的是副指导伤无大碍,只是额头上撞出了血。按说作为一连的领导出了这样的险情冲在前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副指导的一句话却让我们深受感动,他说“家长把你们这群娃娃交给我们,我们有责任保护好你们”。就因为这句话我们知青自发的自编自演了这一幕舞蹈。要说我们知青里也有能人,那幕自编自演的舞蹈真实再现了从灾害发生到救援的全过程,舞蹈动作加上朗诵恰到好处地展现了副指导的豪举。没有舞台布置,没有服装道具,有得是知哥、知姐们真情的演义,那一幕至今令人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