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鲤鱼洲的第二课 双抢  

2011-08-02 16:55:41|  分类: 鲤鱼洲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排长会拿着棍子把我们一个个赶起来,连女生宿舍都不放过,照样拿着棍子赶。木棍敲得床铺当当响,想睡也睡不了。”

 

 

南昌人的耘禾方法确实让人难忘,然而最让人难忘的是超强体力劳动和少得可怜的睡眠。出现这样情况一般都是在双抢的时候。抢收、抢种是双抢的真实含义。由于时间紧,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收割和播种,只有拼着命地干。

每年的双抢是连队最重要的日子。在双抢前,连队都要召开动员大会,动用连队一切后备力量参加双抢,连武装班都要加入。为了犒劳双抢队伍,连里会杀一次猪。在连队吃猪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全年只杀三次猪,分别是春节、双抢和国庆节,可见双抢在连队里的重要性。

双抢大都在7月中旬至立秋前结束,大约20多天。在这20多天的时间里无论刮风还是下雨都要出工,要将成熟的稻谷收割上来堆成谷堆;然后将收割后的田地进行翻耕、放水浸泡、耙地、耖地、耥地等作业。同时在育秧田里给秧苗施肥,使秧苗能正常生长并能保证供应。待所有收割完成的稻田都插上秧,双抢就算结束了。说起来很轻松,但做起来却不是轻而易举的。

抢收是双抢的第一步。把成熟的稻谷割下来晒在太阳下,然后将晒干的稻谷捆扎成把,再挑到晒谷场堆放。在这过程中收割属比较累的活,因为一直弯着腰。最难熬的是每天下午5-6点钟,此时人的体力已基本耗尽,腰酸背疼。最糟糕的是每当夕阳西下,牛虻就会出来袭击人。

牛虻,俗称牛蝇,是一种身上长满金黄色鳞片的吸血昆虫。这种昆虫喜欢吸牛血,一旦饥饿,人血、牛血照单全收。人如果被叮上又痛又痒,被叮的部位瞬间就会起一个大包,而且血流不止。由于牛虻吸血时口喙扎进肉内很深,因此不易被赶跑,也比较容易打。有一次我在割稻时感觉左肩被牛虻叮咬了,扭过头来想看一下,但是怎么也看不到,只能用右手拍打,于是我想也没想顺手就拍了过去。这一拍不要紧,背上却多了一个洞,疼得我直冒冷汗,却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当看到我右手上还握着镰刀时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拍打牛虻是并未将镰刀放下,连镰刀一起挥了过去,牛虻是被打死了,而镰刀刀尖正好扎在我背上,血流如注。周围的同事都说我卤莽,而类似卤莽的事在割稻时却经常发生,有时镰刀会割到自己的腿,有时也会割到手指,其实这些都是技术生疏所至。

挑稻是双抢的第二步。将割下来已经晒干的稻谷用稻草捆扎成把,再把扎好的稻谷堆起来用绳子扎紧,用扁担挑回晒谷场的谷堆上,待双抢结束后再来脱粒,晾晒、扬谷、进仓。

挑稻是我们男知青比较愿意做的事,它可突显男子汉刚健有力的外形,只要挑得多都会受到称赞和议论。由于连队做事都是以集体为单位,最小的集体就是班了。因此班与班之间,排与排之间会互相竞争,同样一块地看那个班先割完、先收完,晚上政治学习开会时会受到表扬。为了集体的荣誉,通常姐们就在田里捆扎稻谷,而哥们就将捆扎好的稻谷挑回晒谷场。待稻田里的稻谷都捆扎完了姐们也加入到挑稻谷的行列。跟哥们相比,姐们在这方面就差远了。不但挑的少走的慢,而且捆的稻堆在挑的过程中也容易散掉。这时候哥们会主动帮助姐们去收拾,颇有点英雄救美的味道,知青间的感情也在这样的劳动氛围中增进。

抢插是双抢的第三步。双抢时的插秧有别于早稻插秧,最主要的是赶时间。天还没亮就要起床到秧田里拔秧,每人要拔满一担秧才能回连队吃早餐。吃完早餐就开始了一天的插秧工作,直到把这担秧插完才能回驻地,通常回到驻地已是晚上8点多了。吃完晚饭还要政治学习一小时(那是雷打不动的)。每天上床睡觉都要到晚上10点半以后。睡眠严重不足再加上超强度劳动,就是机器也受不了,何况人乎。三天以后我们这些年青人早晨就起不来了,一个个睡得像死猪一样。这时候排长会拿着棍子把我们一个个赶起来,连女生宿舍都不放过,照样拿着棍子赶。木棍敲得床铺当当响,想睡也睡不了。

当我们迷迷糊糊,摇摇晃晃来到秧田拔秧时还一个个哈欠连天。月光倒映在秧田里,到处是青蛙的叫声,透着月光可看到黑蒙蒙的人影在秧田里静静地拔着,只听到沙沙的拔秧声。约莫拔了一个多小时,天还丝毫没有亮的迹象。由于没有手表,不知道时间,只能看天来判断大概的时间,可是天不亮是没法判断的。我们心里很纳闷:排长是几点钟赶我们起来的?哥们、姐们之间就悄悄地议论开来了,胆子大一点的说找排长来问一问,可是找遍了秧田也没见排长的影子。这下哥们、姐们就不干了:“把我们赶起来自己却躲到一边休息去了”;“什么休息去了,说不定早就回家睡觉去了”“……”。哥们、姐们停下了手中的活,坐到了田埂上休息。男同胞们摸出了烟点上,女同胞们坐在一堆说起了话,也有的打起了瞌睡,更有甚者溜回了驻地睡觉去了。一位哥们走到我身边递给我1支烟说“哥们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我接过烟,不加思索地回答“睡觉”,他说“我也是,我要好好地睡它三天”。是啊,此时山珍海味已勾不起我们的兴趣了,睡眠才是第一要务。约莫过了一碗茶的功夫,牢骚发完了,烟也抽好了,人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大家又继续拔起了秧,毕竟工作还是要完成的。又拔了一个多小时,此时天际才出现一丝光亮,天蒙蒙亮了。按照7月下旬当地天亮的时间推算此时应该是早晨4点半左右,这样算来排长赶我们起来的时间应该是凌晨2-3点。天哪!双抢以来我们每天只睡4个多小时,多亏我们年青还能扛得住,要不然早就累垮了。

这就是双抢。当看到金灿灿的稻谷收进粮仓、绿油油的秧苗茁壮成长的时候,我们心里由衷地感到自豪,毕竟是通过我们知青的双手创造的财富,这其中凝聚了我们的热血和汉水,也倾注了我们的心血。当我们看到牛下水田吃秧苗时就会毫不犹豫地冲到水田里把牛赶走。这种行为是下意识的,不需要他人来叫,每个知青都会去做。这就是情感。有一次连队养猪场的一群小猪跑到了水田里,对着秧苗又拱又咬,哥们姐们看到了不容分说,抄起镰刀赶了过去,追赶着猪猛跑,心急的掷出了手中的镰刀,说来也巧镰刀正中小猪的背部,只听得嚎嚎的猪叫,引来了饲养员的大声叫骂,说我们疯了。说到这里也许你们不会相信。至于吗,不就是几十棵水稻吗,能值几个钱,而如果那头猪死了的话真值不少钱,最起码我们连里要少吃一回猪肉。可当时我们则没想那么多,只出于一种本能,一种对水稻的情感。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