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尘的博客

愿为一尘,融入大漠之中,享受阳光、享受雨露。

 
 
 

日志

 
 

在鲤鱼洲修堤、抗洪  

2011-08-12 10:01:21|  分类: 鲤鱼洲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圩堤是保护鲤鱼洲安全的重要设施。每到农闲季节,团部都要组织的大规模的冬修水利,挑堤、挖河是鲤鱼洲的重要功课。1973年的春夏之交,赣江鄱阳湖迎来了全流域十年一遇的大洪水。当我们赶到时,洪水已将大堤冲出了约20的缺口,此时的水位落差在4上下,鄱阳湖的水正汹涌澎湃涌入鲤鱼洲这块沃土,情景十分壮观。我和我们连队的哥们和缺口对面的抢险人员不由分说一个个跳进了汹涌的洪水之中,胳膊挽着胳膊就如同一个环紧扣着另一个环,从两头向中间延伸。哥们之间只有紧紧地将胳膊挽住并把双手紧紧地抱在胸前,才不至于滑脱被洪水卷走。

 

鲤鱼洲位于南昌市区的东面,离南昌市区只有53公里,总面积只有52平方公里。她像一个长方形的棋盘,东西长约9公里,南北宽约5.8公里,一头连着南昌市区,一头扎入星罗棋布的鄱阳湖港汊。北面沿着赣江支流直入鄱阳湖,南面紧贴抚河支流,而东面就是碧波荡漾的鄱阳湖。由于是围湖造田,圩堤是保护鲤鱼洲安全的重要设施。每到农闲季节,团部都要组织大规模的冬修水利,挑堤、挖河是鲤鱼洲的重要功课。

挑堤也好,挖河也罢,因为都远离驻地,必须吃住在工地,这就给生活带来了及大的不便。那么多人的吃、喝、拉、撒,怎么解决?实际上我们在连队的生活与工地上的生活差不了多少,所不同的是:在连队睡在房间的床上,晚上有热水洗脸洗脚;而工地是睡在另时搭建的简易工棚里,这种简易工棚与电视上经常看到的抗震救灾帐蓬相比差远了,就是起到一个遮雨的作用,到处漏风是简易工棚的一大特色。大小便要看工地附近有没有厕所,如果没有就临时挖个坑,搭一个。吃饭由炊事班在工地埋锅造饭,到吃饭的时间拿着饭菜票去打。如果工地离连队近的话就由炊事班送饭到工地。在工地吃的饭菜通常要比平时略好些。因为连与连之间的伙食也会相互比较,谁都希望自己连队的伙食不比别人差。因此这种生活对我们男知青来说并没有太多的不方便,但对女知青来说不方便就太多了。主要是在用热水方面,当然炊事班也会为妇女同志烧点热水,数量及其有限。

记得那是1972年的冬季,我们的连队照样被拉到远离驻地的大堤上挑堤。这次团部要将位于北面的赣江支流大堤进行加高和加宽。每个连队都被分配有具体的任务,只要完成任务,经验收合格后就可撤离工地。因此连与连之间都憋着一股经,倒不是为了争第一或争个名次,而是为了能早点回驻地。

那是个滴水成冰有日子,晚上睡在简易的工棚里四面通风,头都不敢露出被窝。早上迎着初升的太阳,在冰冻的泥土上挖土挑担,耳听广播里每天播出的李双江唱的那首《北京颂歌》灿烂的朝霞,升起在金色的北京,庄严的乐曲,报道着祖国的黎明,……”迎来了新的一天繁重的劳动。说它繁重是因为每一天的超强度工作,挖土的手上打起了血泡,缠上布条继续挖;挑土的满满一担土挑在肩上,双脚不是在走,而是在奔。没有动员鼓励,也没有威逼惩罚,哥们姐们也不知那来的力气,工地上到处热火朝天。也许是天太冷,运动可暖暖身子?或许是年青人不服输的精神?尽管我是事件的经历者但这种动力来源于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单见中午时分,哥们、姐们一个个都只剩下汗衫在身了。

一个工期通常在个把月的时间,在这20多天里最难的是洗洗刷刷。我们男知青顶多早上洗洗脸、刷刷牙,脚不是每天洗的;最多一个星期换一次内衣,把换下来的衣服堆在一堆,待工程结束后带回驻地再洗。外套是从来不换的,那怕积上厚厚的泥土。而洗澡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事,就算在连队的时候,冬天洗澡也是一件奢望的事,出了汗顶多在鄱阳湖里用毛巾擦一下身子。由于每年冬天都要进行这样的水利工程,因此也就习惯了,并没有留下太多的记忆。倒是1973年那场抗洪,让我留下了深深的记忆。

那是1973年的春夏之交,赣江鄱阳湖迎来了全流域十年一遇的大洪水,团部要求我们五营全部撤离,搬到大堤上或地势较高的地方居住。我们连大部分人都搬到了距离连队4-5里远的鄱阳湖大堤上,并组成了三个抗洪突击队,对鄱阳湖大堤进行24小时巡堤。而不愿离开或不方便离开连队的人员及财物由武装班巡逻看管。

在大堤上居住的日子一切从简,我只是带了一身换洗衣服和一床草席。大堤上简易棚是用塑料布搭建起来的,草席在地上一铺能坐能躺。天晴在塑料棚里还能躲躲日头,晚上把塑料棚卷起来凉风徐徐,倒也过得去。只是下雨就不能睡了,雨水会浸湿草席,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要下雨。

就这样过了5-6天大堤安然无恙,虽说湖水超过警戒线,巡堤时浪头还会打湿裤脚,但上涨的速度并不快,到了第5天还出现湖水回落的现象。就在大家认为不会出现险情的时候,离我们约七、八里远的鲤鱼洲东南角的鄱阳湖大堤被洪水冲出了缺口。我们连奉命组织抗洪突击队去堵缺口,我自愿报名参加。当我们赶到时,洪水已将大堤冲出了约20的缺口,此时的水位落差在4上下,鄱阳湖的水正汹涌澎湃涌入鲤鱼洲这块沃土,情景十分壮观。此时太阳即将下山,若不能在太阳下山前将缺口堵住会给堵口带来很大的麻烦。

说实话这样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当时并不觉得可怕,这是觉得惊奇,“这么大的缺口,洪水流速那么大又没有机器或相应设备,堤坝上只有两辆装土的拖拉机,光靠人怎么去堵啊!”。堵口的方案很快下来了:沿缺口先打桩,再将土包堆在桩前将缺口堵住。而在缺口前打桩是十分危险的,洪水随时都可将打桩人卷走。于是搭人墙,以此来减慢缺口水流的流速,确保打桩人的安全成为当时的第一要务。我和我们连队的哥们和缺口对面的抢险人员不由分说一个个跳进了汹涌的洪水之中,胳膊挽着胳膊就如同一个环紧扣着另一个环,从两头向中间延伸。我是第一道人墙第四个下去的,由于我的水性并不好,游泳也是到鲤鱼洲后刚学会的,因此不敢往缺口中间去。越往中间水流越急,人被卷走的危险也就越大,只有水性好的,胆子大的哥们才能胜任。而他们的生命全系在我们两头当人墙哥们的胳膊上,哥们之间只有紧紧地将胳膊挽住并把双手紧紧地抱在胸前,才不至于滑脱被洪水卷走。就这样第一道人墙终于合垅了,有了第一道人墙之后第二道、第三道人墙建起来就容易得多。待第三道人墙建好后,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此时堤坝上拖拉机的两只大灯充当起临时照明的任务。三道人墙的建立给打桩队员提供了安全的保障。很快打桩也从缺口的两头同时进行,桩打好后,我们人墙的任务就是传递土包,把土包埋在木桩前。待缺口完全堵住已是夜晚10点左右,我们在堤坝上搭了个简易工棚在里面休息和查看水情。

第二天合拢缺口任务正式展开,只见堤上堤下到处是挑土的人群很是壮观,到了第三天堤坝缺口就完全合拢了,我们突击队也全部撤回了连队。这场抗洪工作也宣告结束。

1974年下半年我在南昌市观看了一部由长春电影制片厂1973年摄制的电影“战洪图”,那里面的情景与当时我们抗洪的情景一模一样。当时看的时候就身有感触:那不是在描写我们的抗洪经历吗。虽然时隔三十多年,可当时抗洪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这也是我一身中难以忘怀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